《二十二》:三获央视力挺,半个娱乐圈都为其发声,这部排片只有1%的高分纪录片不该被错过

08-21 22:28 首页 拇指阅读

今天,是日本战败无条件投降72周年的日子。

 

而昨天,8月14日,是一个鲜为人知的纪念日——世界“慰安妇”纪念日。

 

同一天,郭柯导演的中国首部获得公映许可证(龙标)的“慰安妇”题材纪录片《二十二》开始在全国公映。

 


这部纪录片早先就获得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等媒体一众推荐;而在公映前一天,投资人张歆艺请冯小刚帮忙推广,随后何炅、舒淇等半个娱乐圈明星转发接力为其发声。

 

在各路媒体以及娱乐圈众多明星、导演的宣传和推荐下,《二十二》公映当天上座率远超其他影片,在豆瓣上的评分从点映前的6.0一路飙至8.9分。

 

即便受到媒体、娱乐圈前所未有的待遇,上座率、口碑双赢,《二十二》在公映当天的排片占比也只徘徊在1%,在三线及其以下城市的排片几乎为0,可供观看的影院数量更是少之又少。

 


“慰安妇”,一个敏感到从未被遗忘又沉重到从未被真正记住的群体。

 

仅在中国,日本侵华期间,至少有20万女性被日军强征为“慰安妇”。

 

2012年6月,郭柯偶然间在微博上看到一则“‘慰安妇’和她的‘日本儿子’”的故事,于是便想去看看这位老人,了解一下她的故事。

 

同年郭柯导演将这则故事拍成了短片,记录着广西“慰安妇”幸存者韦绍兰老人和她的“日本儿子”罗善学的生活。

 

当时全国公开身份的“慰安妇”幸存者仅剩32位,因此《三十二》就成了这个短片的名字。


 

到了2014年,幸存的老人只剩22位,为了让更多人知道这段历史,导演郭柯开始了纪录片《二十二》的制作。

 

不同于《三十二》强调的叙事性,《二十二》则克制地记录了2014年大陆地区公开身份的22位“慰安妇”的生活状态。

 

在整部电影的拍摄和制作过程中,郭柯没有用剧情去积累影片的矛盾冲突,也没有用煽情的手法来激发观众的情感。

 

在导演的镜头里,这些老奶奶过得平静恬淡,但这份平实却给你心头猛然一击,随即又死死揪住你内心绷着的那根弦。

 


虽已过去半个多世纪,但她们一说起那段被迫成为“慰安妇”的往事,讲了几句便会痛苦万分。

 

毛银梅老人本是朝鲜人,原名朴车顺,18岁时被骗到了中国的慰安所。

 

她已经不太认识韩语,但依然会唱年幼时就学会的朝鲜族民谣《阿里郎》。她坐在门口的木椅上,在镜头前安静地唱完了整首歌。

 

但一回忆起慰安所的事情,她便开始摆手偏过头,“我不说了,不说了。”

 


在影片里,拇指君注意到很爱笑的李爱莲老人。

 

她是在新婚之后被抓到慰安所,回来之后遭到各种非议,但丈夫却说“不是你自己要去的,日子该怎么过怎么过”。

 

丈夫是个游击队员,后来被日本人抓走,之后便杳无音信。

 

别人劝她改嫁,她一直没有听。年老的她依旧爱笑、爱猫,日子该怎么过怎么过。

 

但一旦打开被封尘的记忆,她便直摇手掩面抹泪,“不讲了不讲了。”

 


作为《三十二》的主人公韦绍兰老人再次出现在了《二十二》,她在1944年被日军掳到慰安所,去的时候还带着自己的女儿。

 

三个月后,她逃了回来,却遭受丈夫和村民的议论。

 

她怀了日本人的孩子,拼了命的想死。婆婆劝她不管是男孩、女孩,生下来。

 

日本人战败投降的那年,她生下了儿子罗善学。

 

从小就被人指着鼻子骂“日本人”,无辜的罗善学却始终甩不掉这个标签,谈过几个姑娘但对方家里不同意,至今未婚的他放了一辈子的牛。

 


比被迫充当“慰安妇”更令她们受尽折磨的,则是活着回来之后还要忍受周围人甚至亲人的指指点点。

 

所以,她们宁愿把那段往事埋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直至死亡,眼泪也是只往心里流。

 

“这世界真好,吃野东西都要留着这条命来看。”


对她们来说,能活下来是多么的不容易,珍惜当下的每一刻才是最重要的。

 


去年同题材电影,韩国的《鬼乡》上映后引发观影热潮,屡次登顶韩国电影周票房冠军,但前期它却面临着低成本、题材狭小、无明星阵容的状况。


《二十二》的拍摄也曾陷入类似的窘境。

 

从2014年1月至7月,导演郭柯带着摄制组跋涉11996公里,飞行5733公里,横跨五省和29个地区,最后通过张歆艺资助100万以及32099名爱心人士众筹才完成了电影创作。

 

但《二十二》能否像《鬼乡》一样引起全社会的关注,面对仅有1%的排片占比,我们不得而知。




与《鬼乡》里刺激观众的画面不同的是,《二十二》里没有呼天抢地的悲痛声,也没有泪如雨下的嘶喊声,整个影片显得冷静克制又平淡温柔,但藏在背后的情绪又会让你为之动容。

 

这样毫无美感和技术含量的拍摄手法却引发了部分网友的质疑和抨击,郭柯说,

 

走不出这段历史的是我们,而不是老人。


跟老人去相处一段时间,当问题问出看到老人们的眼睛的一瞬间,我想你的选择会和我一样,你不会多问了,你只是一个晚辈,你不是什么导演……


将所有镜头拉长,给观众一个机会深情的看看她们,去体会老人的生活环境和她的心情。”

 


电影出品方、宣传发行方的代表曾表示,希望能有超过20万人次观影。


因为在抗战期间,中国大陆因“慰安妇”制度受害女性数量在20万人以上。

 

至于电影后产品销售收益及票房收益,则将全部捐献给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用于对“慰安妇”历史研究及幸存者的资助。

 

电影结束前,片尾字幕出现了陈林桃老人的一句话:“希望中国和日本要一直友好,不要再打仗。因为一旦打仗,会有许多人死去的。”

 


72年前日本虽然无条件投降,但至今仍未给全世界一个诚挚的道歉,甚至试图篡改历史,否认曾经侵略过他国以及人民。

 

两者相比,不免让人心生愤懑。

 

而随着近日海南“慰安妇”受害者黄有良阿婆的去世,“慰安妇”只剩下8位在世。

 

70多年间,老人们一个接一个得离开,从六位数变成两位数,到如今已是个位数,迟早有一天这个数字终将成为0。

 


“总盯着过去,你会瞎掉一只眼;然而忘掉历史,你会双目失眠。”

 

活着的老人越来越少,历史的痕迹越来越淡,可是历史不该也不能被忘记。

 

这是最残酷的倒数,在它变成0之前,你可否停下匆忙,给她们一次最深情的凝视......




拇指阅读


影视 | 文艺 | 新知


▼点击“原文链接”查看历史消息


首页 - 拇指阅读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