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祝贺www.9bbuu.com服务器升级完毕,全固态硬盘,50G超大带宽,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

公告: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


当前位置
首页  »  CBSQCH  »  不当教授跑去创业,还一不小心成了上市公司老总,他的经历应该被写进教科书
作者:赵汉琪

摘要: 他原本可能只是个研究学者,但他却掌管着一家化工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并做上了市。\x0a他说他创业是“逼上梁山”,但却刚刚被评为“中国工业企业十大影响力人物”。他叫朱建民。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是个不折不扣的“拼命三郎”
他研究一种危险的化合物叫做环氧乙烷
为了做实验,他失去了右腿。
他原本可能只是个研究学者,
但他却掌管着一家化工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并做上了市。
他说他创业是“逼上梁山”,
但却刚刚被评为“中国工业企业十大影响力人物”。
他叫朱建民,他的头衔数不胜数,
其中之一是全国政协委员,
而最令人熟知的,
还是辽宁奥克化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科研狂人”
  朱建民最初想做一名学者,像大多数同行一样,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写学术论文。

  在很长一段时间,他也是这样做的,而且小有成绩。

  1983年,朱建民即开始进行环氧乙烷相关领域的研究。他很有市场嗅觉,还在学生时代,他到全国各地工厂、高校科研机构等开展了一次长达8个月的调研,针对环氧乙烷的精深加工和运用,他的调研笔记有80多页。

  两年后,朱建民进入大连理工大学应用化学专业读研究生,成为应用化学专家金子林的学生。他研究的方向是环氧乙烷窄分布聚合催化,令他兴奋的是环氧乙烷衍生精细化工新材料的研究与开发。

  此时,朱已经有了一些研究成果,先后在《日用化学工业》等期刊发表多篇关于环氧乙烷的论文,甚至开始向企业转让技术。

  1988年研究生毕业之后,朱建民成为辽阳石油化工高等专科学校(现为沈阳工业大学辽阳校区)的教师,同时也是精细化工教研室主任。

  很快,他把大学的试验室“搬”到了工作学校,并新建了几套研发装置,继续研究环氧乙烷精细化工衍生品。

▲ 朱建民(右)正在与同事调试设备

  工作之后第二年,朱建民从1个人变成了4个人,他成立了一个名为PEG(环氧乙烷聚合物)的课题组。成员都是他的同事,包括奥克股份现任副总裁刘兆滨。

  两年中,4人几乎所有节假日和晚上的时间都“泡”在试验室里。他们写论文,做实验,造样品,与帮过他们的人分享技术转让报酬,“也获了一些奖”。

  “你喜欢的东西,你真的认真去研究,很有成就感。”朱建民回忆,他当时怀着的是彻底的科学心态,“向做学者这个方向发展,一定会大有成就的”。

  但环氧乙烷是个危险品。

  1991年7月的暑假,在一次实验中,实验装置发生了意外爆炸,朱建民右腿被爆炸中飞出的碎片炸断,刘兆滨也身受重伤,耳膜穿孔。

  两人被送进医院抢救,结果朱建民因膝关节被炸碎而不得不截肢,如今靠着假肢行走;刘兆滨则因遍身伤痕,每到夏天都不适宜穿短袖短裤。而他们的课题组也瘫痪了。

  痛苦、失落、彷徨。躺在病床上,朱建民开始反思。他的结论是,之所以出事故,是因为试验、生产装置,还有技术还不够成熟。

  在当时,没有几个人认为他们能挺过这一关。但朱建民却依然意志坚定:“我们热爱,我们就不能停止,继续干!”

  朱建民执意想继续研究环氧乙烷,更想将手中的技术转化成应用。他需要更好的设备,更好的试验和生产环境,而这需要大笔资金。

  于是,1992年初,病床上的朱、刘二人开始谋划创立一家企业。

“逼上梁山”
  朱建民找到刘兆滨和董振鹏,把想法一说,两人毫无异议。9月,经过学校的批准,朱建民带领刘兆滨和董振鹏,共同创建了奥克股份的前身“奥克化学”——取名自英文“OXIRANCHEM”的读音和释义。

  这是一家校办企业,隶属于三名老师所在的辽阳石油化工高等专科学校。

  身为“带头大哥”,朱建民信奉“一个好汉三个帮”的人生哲学。于是,几番动员,朱建民大学时要好的同窗仲崇纲也加入进了团队。

▲ 创业初期的团队

  “一开始学校不同意,怕担风险,后来又希望学校以技术入股,跟一家乡镇企业合资。”但朱建民3人的态度很明确,最终在经过半年的争取之后,学校同意了他们的办厂项目。

  “如果学校不同意,我们3个人也会离开学校自己弄。”朱建民很坚定。

  尽管如此,朱建民却自言他们是“被逼上梁山”。

  教师办企业,对企业经营很多都不太了解,都3个月了,还没搞明白销售是怎么回事。大伙儿就在一起琢磨经营计划、费用计划。一开始挺好,赢利了几个月,很奇怪第5个月怎么亏损了,一看原来是没记账。

  在创立奥克之前,朱建民等的课题组已经有多个研发成果转让给了一些企业。

  “因为条件有限,很多技术并不成熟,不值钱,也就几万块。”与此同时,他们在向企业转让技术后,常常只能收到首笔费用,余款几乎要不回来。

  “那时北京有家老国企,用了我们的技术之后自己消化不好,反说我们技术不好。”所有的这些逼着他们不得不自己办企业。

  创立奥克之后,朱建民们开始面临真正的困难。他们没钱。尽管属于校办企业,但他们得自筹资金。

  “我们只跟学校要了几万块钱,剩下购置设备、厂房和原料等近百万元的投资无从着落。”长居校园的朱建民面对这些有点不知所措。

  1993年4月。这几乎是朱建民人生最绝望的时刻。

  “那时候项目上来了,产品合格也出来了,我们科研成果转化成产品,本来挺有成就感的,但是没有流动资金了。”

  朱建民的办公室朝西,彼时,他常坐在窗下。外面夕阳西下,一片炊烟,纷乱的一天终于静了,而朱建明的心也“静了”,“都有一种想跳楼的感觉”。

  “上天无门,入地无孔,求人也没什么用。”不过,他很执着,运气也不错。

  尝试多种方法,通过各种途径,他终于辗转找到了兰州一名搞科研的老师。这名老师在他的一番相求下,最终赊给了他价值36万元的环氧乙烷原料。同时,时任辽阳石化分公司总经理的杨文通也赊给了他们20吨环氧乙烷(当时6600元一吨)。

  流动资金极为紧张,朱建民只能跑到银行去寻找贷款。几番碰壁之后,最终有一家银行的行长听了朱建民做实验受伤的故事,颇为感动,并答应先帮其解决20万元贷款。3个月后,这家银行最终给了奥克70万元的贷款。

  朱建民说这些人都是自己的贵人。

  资金问题是奥克创立初期最大的困难。而市场方面朱建民却很少担心。

  “我们一直搞科研,所以与不少相关企业都比较熟悉,有的以前我们就向他们转让过技术。”朱建民说。

  当年,奥克实现销售收入298万元,1994年则收入480万元。“当时利润率大概在10%,1994利润在40万左右。”

▲ 1996年,朱建民参加国际行业大会

“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
  不过,目前的奥克股份创立时间却是2000年。

  1999年7月,由于原主管学校的体制变化,校办企业要被关停。奥克化学面临着被剥离民营化或终止的选择。

  朱建民想把这家企业继续经营下去。反复的商讨之后,最终,在2000年1月1日,这四个难兄难弟在奥克化学之外,重新出资注册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奥克股份。

  新公司租赁老奥克生产设备经营,而老奥克几年后债务清理完毕则被主管学校注销。除了公司所属权有了变化,一切依然如以前一样。

  直到2003年,一切才有了变化。

  “在1992到2002的十年间,奥克成长很缓慢,尤其是后期。”朱建民回忆。

  在最初的10年,只要与环氧乙烷相关的精细化工产品,奥克几乎都去开发和生产,涉及领域包括农药、医药、纺织等数十个,“什么都做”,产品近四百种,客户多达几百个。

  过多的产品种类,小批量生产,低附加值产品,使得奥克长期发展缓慢。这是朱建所害怕的。

  朱建民每天都在苦思冥想如何“求变”。2002年底,在机场候机的他偶然看到了一本成功学的书,其中一段关于比尔·盖茨的访谈令他受到启发,他认为奥克股份需要寻找“大趋势、大市场、少竞争”的领域。

  2003年,朱建民和他的团队开始在环氧乙烷领域寻找这样的产业,他只做环氧乙烷环精细化工衍生品。

  可如何精确定位市场呢?朱建民想出一个绝佳的主意。

  “我们查海关,看国外在做什么,哪些产品符合未来趋势,又有较大市场。”

  最终他们找到了用于光伏电池的晶硅切割液。当时国内市场这一产品全靠进口,而其需求较少,而光伏行业俨然一派光明。当年,奥克即开发出OXSI系列晶硅切割液,并投入市场。

  像赌博一样,朱建民赌对了。“本来是30多块钱的成本,一度涨到400多美元一公斤。”

  从2003年到2010年的七年间,奥克的晶硅切割液增长了近300倍,成为其主要的业务,一度占其主营收入的85%,在国内市场占据70%以上的市场份额。

▲ 被称为奥克“梦之队”的管理团队

  此时,打了“翻身仗”的朱建民并没有大幅投入光伏行业,他信奉“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

  他对市场的嗅觉一如往常的敏锐。

  “2005年我国开始建高铁,聚羧酸减水剂是高铁建设必用品。”朱建民认为,随着基础设施建设和城镇化建设推进,这一产品将成趋势,市场很大。从2006年下半年开始,聚醚单体开始成为奥克股份另一大主业。

  而近几年,朱建民又开始打造另一大新产业,他们在扬州仪征化工园内奥克化学公司的二期工程已经上马,瞄准精细化工新材料项目未来将形成三大产业鼎足之势。朱建民说这是奥克的“第三条龙”。

  2010年5月20日,经过四年冗杂繁复的筹备,奥克股份成功上市,登陆创业板。

  在上市过程中还有个小插曲。

  前期,许多朋友对奥克的股权设置方案纷纷提出不同的看法和建议。

  一位资本市场上的资深朋友好心地对朱建民说:“作为奥克的创始人和董事长,理所应当成为上市公司直接股东。只有这样,将来才能够进出自由。”

  朱建民正色道:“如果我直接持股,另外几个创始人怎么办?如果另外几个人也直接持股,那其余的78个股东能够直接持股吗?显然不能。所以,奥克的企业文化决定了奥克就应该是团队集体持股。这样才体现出同舟共济的的奥克价值观。”

  2010年奥克成功上市,奥克股份以朱建民董事长兼总裁的高管团队均没有在上市公司直接持股。

▲ 2010年5月20日,众嘉宾和董事长朱建民共同敲响奥克股份上市的钟声

  懂得分享才能聚人,朱建民常说:“一个没有人的企业,什么都不用谈。有了人,一切才有可能。”

  奥克从校办企业开始就养成了分享习惯,这种类似“见者有份”的分享传统,一直跟随奥克到今天。朱建民把奥克的核心价值观总结为:共同创造,共同分享。这几个字在奥克的公司里随处可见:门上,墙上,画册上……

来源:中华儿女、理财周刊、中华工商时报等


本文转载自中华儿女(微信ID:cnpeople2016)
长按二维码可关注


如需转载本文,须注明来自微信号
「中华儿女人物观察」(zhenrwgc)
点击右上角,可分享到朋友圈
点击右下角,可发表精彩评论
欢迎关注!

中华儿女人物观察

微信号:zhenrwgc

「长按二维码,可加关注」


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备注:如有地址错误,请点击→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主流视频网站,不提供在线正版播放。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www.9bbuu.com